顏色的抉擇 黃色廣告公司接政府廣告等於「搲撈」?

thumbnail

什麼時侯開始,跟魔鬼做交易,就等於我們「心中有鬼」?

到底應不應該pitch政府廣告招標,相信很多黃色廣告公司都曾有掙扎。

坦白說,做pitching當然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實際的經濟誘因。就算不從自己荷包出發,也要考慮跟你「搵食」的一班員工的處境。但為了經濟因素而pitch政府job,是否就等於「心虛」?

很大的前提是,政府出給廣告公司的錢,本身就含有納稅人的血汗。

恥與政府為伍而主動封殺所有政府部門的廣告招標,等如白白把某部分納稅人的錢雙手奉送藍營。

結果將是眼睜睜看著政府廣告市場被藍營壟斷,變相默認「藍色廣告人」與政府的私相授受,也是另一種不負責任 。

政府廣告這個平台從來都是公共資源,投標者公平競爭,只要創作人不違背自己原則,pitching這個動作仍然政治正確。

另外就是廣告性質的問題。例如幫衞生署拍一條「勤洗手」的宣傳短片,主題屬於凌駕政治光譜的民生層面,受眾是不分黃藍的香港市民,本身就不應帶有政治考量。

政府廣告招標的評分標準向來不涉政治,買的是「橋」(至少理論上應是如此),這是為什麼你會見到黃秋生出現在最新的社署廣告裡。

這跟宣傳叫大家支持「香港有今日,一切源於基本法」、「返大灣區發展,機會我唔會錯過」等政治化妝吹奏文宣,不是apple to apple。

身在黃營,本應有種責任去轉化更多人站在我們這邊,而不是排外,不是隔離「對家」。

這樣只會把更多中立人士送到對方懷抱。

恥與為伍的封殺,用在抵制藍店上合情合理。但接政府job就跟一眾公務員的性質一樣,是公平交易的經濟往來,跟個人原則沒有牴觸。君不見西方民主大國就算多麼不恥共黨政權,傾舉國之力向其冷嘲熱諷的同時,仍然跟強國維持緊密經濟聯繫?

當然有些底線不能退。例如NBA、《華爾街日報》先後拒絕應強國某些人士要求公開道歉。雖然例子不多,但可見跟魔鬼做生意的貨幣(currency)是金錢,不是信念就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