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廣告國際線

Pocari 60秒廣告背後的夢幻實景

青春係咩? 係小清新? 係異想天開嘅空間? 係盡興? 在Pocari的廣告世界,全部都係。寶礦力尋日推出的60秒廣告「でも君が見えた」,為了呈現揮灑汗水的青春氣息,竟然製作出一條識郁的波浪跑道,將愛麗絲夢遊仙境式的幻景真實呈現,連那扇像在魚眼鏡下的扭曲大門,都是實景設計。 「でも君が見えた」篇 60秒: Behind the scenes: 搭建真實場景拍攝,在日本廣告並不罕見。 當年撼動一時的NTT docomo 原木手機 Touch Wood 廣告「森の木琴」,就在九州一處森林搭建了木琴一座,耗時 3 個月,一片木塊一個音階,讓緩緩落下的乒乓球敲出巴哈的樂章。據聞單是結尾一幕也拍攝了數十次。 比較近期的,有Brother日本的企業CM。該打印製機造商設置了一台重3.5噸的多米諾機關裝置,融合8款品牌旗下的多款打印機、縫紉機、掃圖裁藝機等產品,最後吐出「Konnichiwa, Brother desu」的訊息。 製作如此認真,難怪David Ogilvy在名著Ogilvy on Advertising的序言中提到: “I write only about aspects of advertising I know from my own experience. This is why this book contains nothing about media, cable television or advertising in Japan.” 日本廣告能夠自成一家,自然有無數值得學習的地方。

2021 愚人節品牌獻禮

愚人節,又係品牌大曬冷嘅時候。 今年芫茜離奇跑出,Durex的「一路向茜」新包裝,同Tempo芫荽味紙巾不約而同加重口味。 而一向走在愚人節最前線嘅IKEA,亦推出店內Staycation,提供長期廣告電視、制水廁所連浴室、不能翻開的多國語言小說等店內專屬「服務」,適逢復活節長假,點題有noise。 聽聞食辣皮膚好,譚仔三哥決定內外夾攻,推出麻辣面膜幫助美白,仲有廣告片配合,好認真。而兄弟檔譚仔就食外賣潮流,聯乘Foodpanda推出「水上電單車外賣服務 TamJai Express」同「咪跣」拖鞋,回應離島居民訴求。 IKEA宜家家居推出Staycation服務: 譚仔三哥米線推出10小辣美白面膜: Durex推出芫茜味安全套: Tempo推出芫荽味紙手巾: 譚仔 X @Foodpanda 推出 TamJai Express 及「咪跣」拖鞋: SAVEWO救世推出3DMASK飲管口罩: Pizza Hut x 鏞記燒鵝Pizza氣派登場: 新巴引入H2氫能巴士:

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150週年短片《Your Room Will Be Ready》

希望係咩?食得架?倫敦Royal Albert Hall 150週年短片《Your Room Will Be Ready》話你知:係。 短短90秒,導演Tom Harper將一座受lockdown影響變得空空如也的音樂廳包裝得如此動容,把圓頂下的當年今日、熱鬧荒蕪剪輯成強烈對比,上演一齣關於希望的好戲。短片還首次公開幾段30年代的珍貴歷史片段,包括邱吉爾、愛恩斯坦當年在音樂廳的演講。 一曲好旋律不止於治癒。夠鍾意,無論係classical 、rock n roll甚至death metal,音樂都可以係一種希望,一種精神解放。 睇過神戲《月黑高飛》,一定記得主角Tim Robbins在獄長室擅自廣播莫札特歌劇的經典一幕。Morgan Freeman旁白說,那把Marriage of Figaro意大利女高音,就像飛鳥闖入監獄,溶掉了圍牆,令所有人暫時忘卻了身在牢房。這就是自由,那怕只得一刻。 後來主角後被罰幽閉兩星期,卻不覺得難熬,因為有莫札特的旋律陪伴,在腦中,在心中。他說,這就是音樂之美,別人拿不走。 「音樂能夠提醒你,世界上還有一個地方不是石頭造的;有一個東西在你心裡,是屬於你自己的,冇人能夠觸碰。」 「什麼東西?」 「希望。」 紅館都快40週年了。作為曾經的香港流行音樂殿堂,就算冇邱吉爾、愛恩斯坦加冕,都肯定有無數個唱、頒獎典禮、棟篤笑archive值得香港人回味、宣傳,而非在Wiki吹虛「第43座參與幻彩詠香江的代表建築物之一」,自我貶值,令人唏噓。

王家衛Benz新春廣告《心之所向》

王家衛監製的Benz新春廣告《心之所向》在香港被評為「向現實低頭」之作。Commercial同藝術片並非apple to apple,看得到風格,抓不著神髓,預咗。 我想講的,係個結局。 《心》一套三款,其中一條片《彼此》以《藍莓之夜》(My Blueberry Nights)風格作為藍本——cafe的霓虹招牌,溶掉的雪糕蘋果批,有說不出的細膩。Norah Jones 失戀後決定放個愛情長假,用最長的時間過「對面馬路」,只為重新認識、喜歡自己,再投入下一場戀愛。 而《彼此》的故事線以「愛你,愛膩了」展開。男女主角一開始就分道揚鑣,以為仲有戲,鏡頭一轉已是房車載二人到「未去過的地方」重逢、相擁,功德圓滿。 從愛膩了到重新接受的心路歷程,原來不值一提,為圓滿而圓滿,end on a high note就好。 就像拜年常掛嘴邊的百年好合、連生貴子,全部focus開花結果,意見有沒有不合,相處有沒有委屈,講哩啲? 有因先有果。只求果不知因,在情路上,只會成就無止境的屈曲求存。對伴侶的妥協,對社會的妥協。 都2021了,無論今日你愛的是自己、是一種生活、是伴侶、還是一隻貓,都祝你能夠以心導航,愛你所愛。 情人節快樂。

LEGO推出梵高名畫《The Starry Night》

哩幅由千五塊Lego砌成的梵高名畫《The Starry Night》出自一位香港人之手,透過 LEGO Ideas 平台被樂高採納,將全線發售。 難得有正面香港新聞係國際媒體出現,新春佳節,決定拎出嚟小開心一吓。 不過,LEGO自去年起開始進軍藝術界,上架一系列 LEGO Art 掛畫包括Andy Warhol的瑪麗蓮夢露肖像同The Beatles肖像等,仲配埋Soundtrack,旨在治癒,幫用家減壓,所以《The Starry Night》喺最後35強突圍而出都唔出奇。 要生存,最緊要識轉型。一向被視為細路玩具嘅LEGO霎間升格家居藝術品,tap中時下well-being、WFH市場,上年疫情高峰期間銷量仲有雙位數增長,自有原因。 Photo credit: LEGO; Artnet; Truman Cheung

Coca-Cola聖誕廣告——最好的禮物

有生命力的品牌slogan,會隨著時代推進而成長。 由09年的「Open Happiness 」到2016的「Taste the Feeling」,Coca-Cola用足7年時間領略滿足不止尋開心的道理。舌尖上的苦,嗒真啲,有時別有一番滋味。 Coca-Cola最新聖誕廣告就是這麼一部製作。2分半鐘,講述一位爸爸極地長征只為替女兒摘星的奇幻旅程。頭半部分你未必鍾意,到最尾先知演繹越浮誇,結局越憾動。 Emotional branding一直是可口可樂的拿手好戲。七年來Open a Coke除了Open Happiness ,更opened up 無限演繹,從印巴關係講到網絡霸凌,一句slogan築起了一片道理高地,贏過不少掌聲。 那些年還好,世界沒有今天的分化、神經緊張。品牌還在講personality,要take a stand。如今,周圍都係氹。 2014年上場的前任global CMO Marcos de Quinto就來一個反撲歸真,只叫人Taste the Feeling,反正可樂本來就是一種simple pleasure,賣的是humbleness,have a coke and have a smile,不必滿口道理,他口中的“preachy”。 直到今年,生活 back to basics。現任CMO Manuel Arroyo上任幾個月就遇上疫情,亂世中一改口味,大推團結。七月推出的「Together taste better」就提醒我們,人與人的connection是快樂的根本。 延伸至今次campaign,在相聚與重逢的季節,送上一句 “This Christmas, give something only you can give”。至老土,又至受落的一句,最好的禮物,是你。

Burberry 倫敦街頭重構Singin’ In The Rain

世界真的變了,居然連luxury品牌廣告都有驚喜。 Burberry 最新2分鐘聖誕短片在倫敦街頭重構Singin’ In The Rain經典一幕,取景於不起眼的Wentworth Street,每個鏡頭,都是最原汁原味的英倫地道風味。 別以為外國月亮一定圓。倫敦就是由這些灰沉骯髒、滿佈垃圾筒同街檔的狹窄小路組成。就在光鮮的旅遊熱點左近,好像影片背景中出現的The Gherkins,停留三兩日的旅客只管在裡面的Searcys打卡,然後想念東方美食結果到Wagamama填肚;只懂在Mayfair的The Ritz London跟三層下午茶拍照,當然不會到Brick Lane附近的Town House Spitalfields 古董店地庫,享受真正英式下午茶的雅致。店員一副愛理不理的傲慢,但又比足耐性解釋小店歷史,一杯溫茶、一件蛋糕,不忙收錢也不介意你坐多久,所謂風土人情,理應如此。 廣告用Singin’ In The Rain 做主題,有苦中作樂之意,也在向創辦人Thomas Burberry 當年為極地探險家設計的防水外衣經典致敬。話明雨中樂飛揚,下的卻是冰雹,創作公司Megaforce表示,誇張的表達手法是為了突顯今年的逆境;以一班專業dancers代替音樂劇原版的獨腳戲,是為了傳遞團結在逆境求生的重要性。 //This year has been tough for us all, so we wanted to push the metaphor and transformed the rain to ice blocks. … We also changed the narrative from a single character to […]

The show must go on

世上最無奈的一句,莫過於The show must go on。不單止要撐下去,還要不失優雅地撐下去。痛上加痛。 Amazon最新2分鐘品牌廣告就用優雅震懾,把疫情下所有表演、拍攝被迫暫停的百般無奈融入故事,將天台變舞台,請來法國芭蕾舞家 Taïs Vinolo上演一場腳踏萬縷愁的舞蹈,背景音樂正是1991年Queen名曲「The show must go on」的變奏。 優雅是一個被濫用的詞。一個lifestyle雜誌最愛用,而且can’t go wrong的形容詞。但真正的elegance只能是練成的,跟高踭鞋、女神頭、半島下午茶毫無關係。優雅是一種修養,一種磁場,是傷痛過後的沉澱,遇事的冷靜。明明是苦,落到他們身上會轉化為甘。 例如The Queen’s Gambit俄羅斯棋王落敗仍然大方握手祝賀對方的一刻;鐵達尼沉沒時樂隊堅持完成演奏的一刻;或者Adrien Brody飢寒交迫下完成鋼琴戰曲的一刻,都很優雅。 廣告tagline “The show must go on” 用得十分精彩,比起 “keep calm and carry on” 更加無奈。後者多了份刻意,彷彿carry on唔到,仲可以move on。但前者冇得揀。你想放棄?The show will go on, with or without you。好似2020年,想唔想,都係要過。Amazon以這句為今年作結,無論故事同拍攝一樣優雅,如此廣告才真的don’t understand it,but feel it。

iPhone文案兩岸三地大不同

iPhone文案出名難譯,因為英文原版太識玩puns。 iPhone12 Pro標題「It’s a leap year」,除了指今年是leap year外,也語帶相關Apple比平時早了一年出新機,貼合今年「5G速度」主題。英文版sell防水功能的「H2OK」,結合了水的化學元素“H2O‘’及“OK”,同樣精彩。 要傳譯如此神髓,有如把金庸小說翻譯英文,再好,都硬係到喉唔到肺。例如英文版「5G speed OMGGGGG」,寥寥幾字,完美點題;內地版卻翻譯成「巨巨巨巨巨5G」,為了押韻,不單犧牲了神髓,連意思都不對。香港及台灣版雖然押不了韻,總算傳遞了「快」意思。 不過,兩款型號的英文版對比「Big news. Mini news」,國內版的「大刷新,小清新」及台灣版的「大消息,小驚喜」就掌握得不錯。 而港版把XDR的「Behold OLED」譯作「齊鼓掌 OLED亮相」更妙,加入小鳳姐本地文化,傳神有味道。

日本Dekavita C廣告惡搞地方mascots

熊本熊只係飲咗一啖,身上脂肪變哂飢肉,日本三得利Dekavita C能量飲品哩條廣告,其實係咪賣緊燒脂産品⋯⋯ 今次Suntory惡搞五隻日本地方吉祥物,非常偏心,同一支大力菜,熊本熊長six-pack,千葉縣船橋市的船梨精就長肚腩,情何以堪。 奈良市被多番評擊的遷都君變身後更有幾分Avengers魁隆風範,唔知畀小熊維尼飲,會變咩呢。 熊本縣吉祥物——熊本熊6秒篇: 奈良市吉祥物——遷都君6秒篇: 千葉縣船橋市非官方吉祥物——船梨精6秒篇: 埼玉縣志木市吉祥物——河童6秒篇: 青森縣打鼓超狂的吉祥物6秒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