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安法後 品牌social media策略

thumbnail

《國安法》實施才第二個星期,變局已經展開。繼TikTok撤出香港,又有消息傳出Facebook及Google也正考慮撤離。

上述科技巨頭以及Twitter、Zoom、Telegram和Signal先後表示會暫停與警方分享用戶資訊。面對一系列語意含糊,細則任你演繹的法例,遍地地雷,社交媒體及早撤出,也是理性之舉。

究竟甚麼魔鬼條款如此可怕?《國安法》43條例明,當警務處處長有「合理理由懷疑」在電子平台上發布的電子信息「相當可能」構成或導致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發生,可在保安局局長批准下,授權指定的警務處人員要求有關發布人士、平台服務商、主機服務商和網路服務商移除危害國家安全的信息。

如信息發佈人或服務商未有遵從警方要求,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10萬港元,及分別監禁一年及六個月。

甚麼是「合理」,怎樣才算「相當」,是個謎;但誰說了算,就相當明顯。

這個背景下,TikTok(抖音海外版)為保國際市場,帶頭撤出香港,令香港資訊平台距離去國際化,與國內接軌,又邁進一步。

面對國際變局,資深廣告人Rudi Leung(梁志成)認為,正是各大小品牌重新審視內容策略的時候。過份依賴社交平台,無論投放了多少感情和資源,都只是一廂情願;不屬於你的東西,有朝一日要下架、封帳號,你都是被動一方。

對於國安法後品牌應如何繼續經營內容,他有以下見解。

1.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撤離對香港業界前景有甚麼啟示?

TikTok目前要保住剛剛在美國崛起這新市場,一直在試圖去中國化,反正香港這個市場一直未成氣候,撤離是一個很合理的商業決定,雖然,對於本地的TikTok用戶而言,這實在來得有點突然,我有朋友的公司是做TikTok廣告代理,就連他們事前也沒有獲得通知。

但目前中美關係持續惡化,TikTok前途實在難以樂觀,如果包括抖音的話,印度本來是中國大陸以外最大的TikTok市場,但最近卻因為中印關係,已經在印度下架。

有很多人說,TikTok走了,抖音就會移民來香港,這方面我也不太肯定。因為抖音從來都是中國大陸市場限定,從來沒有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出現過。

抖音在中國大陸市場的用戶管制,相對較嚴,香港這個市場這麼小,抖音會否特別為這個市場度身訂造一套compliance,我相信未必會,但如果照搬中國大陸那一套來香港,要吸引本地用戶的話,相信亦有難度。

任何第三方的平台都是人家的地盤,無論你投放了多少感情和資源,你都不應該一廂情願地,相信這段關係可以直到永遠阿們,將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永遠都存在風險。

同時,香港業界亦應該多點留意國際局勢,目前所有本來由美國主導的社交媒體,在美國本土亦被牽連入不同的政治糾紛,TikTok撤出香港,只是這一籃子問題的冰山一角。

2.《國安法》實施後,品牌對發佈在社交平台上內容的主權更少,上月就有網紅在YouTube的影片一夜間消失。品牌今後應如何制訂content strategy?

我想再三提醒大家一次,任何依賴第三方平台建立的,都不算是Owned Media,大家不要天真地,以為擁有一個官方帳號就代表這是你Own的,因為最終Owner不是你本人或貴公司。

說穿了,那只不過是一個載體,有一天,這些第三方平台要下架,要封你的帳號,你都是很被動的。

真正的Owned Media是你的品牌網站、非依靠第三方平台建立的網誌、你的eDM database及客戶下載了你的手機App等等。

即使有沒有國安法,大家都要好好先經營真正屬於自己的Owned Media,依賴第三方的平台,你永遠都是處於被動。

目前做Digital Marketing,大部分人的Content Strategy,都是被Social Media的Algorithm牽住鼻子走的,至於將來大家做法會否改變,我覺得要視乎品牌負責人有否遠見,因為呃Like呃View呃流量的誘惑依然太大。

在各大平台的Algorithm操控之下,嘩眾取寵始終最有市場,你看看在社會事件發生期間,內容農場在香港大行其道你就明白,人類對吸收資訊總有惰性,除非Social Media在這個世界消失,否則這現象將會繼續存在。

我希望大家不要過度恐慌,也不要聽太多陰謀論說,我們要做的,就是要先做好自己,好好經營自己的核心客戶群,同時亦不要過分依賴任何第三方平台。

3. 可見將來,Facebook及Google撤出香港的機會大嗎?

我不知道,也覺得猜度這個沒意思,以Facebook為例,目前在美國也面對著相當大的政治壓力,對他們來說,香港市場所面對的問題,可能微不足道。

無論Facebook和Google的辦公室會否撤離香港,他們都會繼續在香港這個地區做生意,目前,中國大陸仍然有不少廣告客戶,會透過不同方法,在Facebook和Google投放廣告。沒有Facebook和Google前,香港人生活都是這麼過,這不是世界末日。

4. 面對《國安法》,品牌應該如何自處?

我目前服務的品牌,大部份都是國際品牌,每家國際企業都一定有他們自己一套的compliance,要跟隨總公司的決定,除了商業,更有國際關係的政治考量,即使有沒有國安法,他們向來都謹慎行事。

面對將來的未知,我只希望大家先要克服內心的恐懼,反正「驚都無用」,何必每天要活在惶恐之中,做一頭驚弓之鳥?

以上文章亦轉載到Rudi個人網誌《Adman’s Rants 廣告風涼話》:https://rudileung.com/tiktok撤離香港的啟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Back To Top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