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廣告

Emirates Airline攝於828米高空的「巔峰」之作

用心做廣告,高處未算高。 Emirates為證明「We’re on top of the world」,決定go the extra mile找來「機組人員」站在全球最高大廈哈里發塔(Burj Khalifa)之巔,在828米高空將手中紙板一張張翻開,叫你fly Emirates,fly better。 短短30秒,以為只係Love Actually式浪漫,誰知鏡頭拉wide,竟然比King Kong更令人嚇破膽。 女主角原來係跳傘教練Nicole Smith-Ludvik,與製作團隊在僅僅1.2米闊的塔尖逗留5小時才完成拍攝。 由於concept太癲,廣告播出後引來不少人懷疑是綠幕效果,令阿聯酋航空決定分享behind the scenes表明真偽。 世界之巔,真係唔係人人站得起。

離留之間,廣告人如何決擇?

社會驟變,不少廣告人在猶豫自己及公司的去留之際,Tomorrow Communications創辦人之一鄺志傑決定心動不如行動,將公司擴展至鄰近亞洲市場,從此香港外地兩邊走。 「想expand亞洲業務其實唔係近期嘅事,幾年前已經有哩個idea,又去當地睇過office,只係一直冇put into action。」他說。 決定走出去,因為在其他亞洲市場,鄺志傑希望找值得學習的地方,例如Digital experience、動畫、品牌建立等。他認為,現時香港廣告的主題過於單一。 「時下廣告太熱衷於二創、用明星,得返一兩招玩。客戶保守咗,冇乜安全感係事實。個個都衝流量,thematic、 branding創作變相少咗好多。我始終希望做有substance、有溫度啲嘅廣告。」 早前他為Breakazine第65期《離留誌》製作的短片「離留之間」,便是例子之一。 影片以「身份混沌」為起點,以「懸置未來」作結。有如此構思,因為香港移民潮湧,絕對是值得探討的社會議題,也是文化期刊《離留誌》希望聚焦的原因。 「一個人嘅作品唔多唔少都反映到一個人嘅characters。所以我做多咗關心社會嘅廣告,例如之前幫傷健協會嘅project,就覺得好有意義。」 廣告用黑白漫畫風描繪都市男女月台踏進地鐵車廂,和爬樓梯的一步之遙,再以「To you, it’s just a small step」串連系列,一句到位,帶出傷健人士面對的困難。 識玩、肯玩,NGO廣告都可以好好玩。 講到關心社會,不能不關心去年7月1日後在香港繼續做廣告的「前途問題」。當紅線越來越模糊,廣告界自然也不能獨善其身。然而,鄺志傑相信:「香港廣告唔會冇得做。難關每隔幾年都會出現一次,捱過就好。」 萬變不離其宗的過渡方法,依然是國際視野。 「我哋眼光唔應該只係喺香港,要國際化啲。以前香港嘅廣告經常入圍國際獎項,世界其他地方嘅人會有共鳴。宜家嘅香港廣告就算translate做英文,人哋都未必睇得明。」 我們仰望的日本、泰國等廣告各有特色,有些充滿著細節,有些閃爍著人性,世界通行。就算玩搞笑,笑位都應該click到香港以外的觀眾,至少亞洲觀眾,他說。 要帶領香港廣告再次走出去,在亞洲城市開設分公司只是第一步。在開拓市場、招攬regional客戶之上,打外地市場也為了兼作橋梁,為香港創作人搭橋舖路。 「有多一個亞洲市場,就可以互相轉介唔同範疇嘅creatives,例如導演、3D製作人等,幫佢地衝出香港。最終,我哋想喺幾個亞洲城市都有分公司,遊走亞洲。」 「遊走」,也許正是這年頭的生存之道。想對家鄉有實在的貢獻,留底不是唯一道路。畢竟,天時地利人和都完美配合,哪裡還需要創意? 「香港人嘅能力可以周圍都做到野,只要自己equip返哩個能力,香港廣告唔會冇得做。」

職場力學:勤力的價值

太古坊,HH時段,一群廣告人在吞雲吐霧。 其中一位,一杯gin & tonic還未見底,已經第三支煙。他是某大牌agency的SAE,且叫他Ken。 坐在旁邊的是Joan,剛跳船沒多久的舊同事(slash舊飯腳slash死黨),被迫吸了半小時二手煙,見仲未入戲肉,忍不住問:「咁急call我嚟,又失戀?」 堂堂大男人,有心事就被理解為失戀,相當失禮。但他是Ken。以為他情傷買醉並不出奇。 出名勤力的他,深得老闆歡心,SAE升AM指日可待,甚少因公事發愁。反是他的性格憨直,一頭蠻牛闖情場,次次出事都由Joan出手營救。 但她還是錯了。神色凝重的Ken說準備遞信。 「三年咋喎,咁快走?」Joan 奇怪。 「公司唔重視我,無謂留。」 不對。Ken做三年可抵人家六年工作量,平時埋頭苦幹,不gossip不搞小動作,放棄他的老闆,肯定是傻的。但Joan又肯定,她的舊老闆一點都不傻,還很精明。 「你知我從來唔計較OT,晚晚搭的走都冇問題。點知最近一輪升職,冇我份。」 Joan開始為他抱不平:「唔升你升邊個?」 「Pete咯。咁我都覺得佢值嘅。」Ken故作大方回應。 哦,這下明了。 這位叫Pete的AE入職啱啱一年,就跳級升AM,難怪Ken晴天霹靂。但Joan跟Pete曾共事大半年,對此,她並不奇怪。 疫情社會人人自危,老闆最需要的,不是一頭牛,而是金牛。 平時開會,Pete橋多意見多,只有他,夠膽挑機老闆,覺得唔work必定出聲。比只懂obey不懂debate的Ken,Pete總搵到「捷徑」去抗衡死板工序。 據講馬雲都說過:「想偷懶係好事。」 「懶」人嘅生存之道,就係用最簡單、最快捷的方法達到最佳效果。科技進步一向以此為基礎,所以鑰匙開鎖才會發展成密碼鎖,再進化為指紋、聲控、面部識別。 望一望眼前的Ken,她決定把這一切全盤托出。 「啫係⋯⋯我太勤力?」 「唔係所有嘢都只靠勤力就有用!」 Joan 滿滿自信說:「就好似護膚咁,只要搵啱方法,懶都可以Keep住靚。」 望著Joan的美肌,Ken說:「咁你嘅方法係咩啫?」 「搵reenex咯。@reenex膠原自生 ,首創專利光學技術,深入 500 微米膠原層,自動嗌醒肌底自己生源源不絕嘅膠原BB。簡單嚟講就係唔使靠自己出力,仲可以一次過解決毛孔粗大、細紋、缺水等問題,令皮膚keep住有彈性⋯」 「Stop,你賣夠廣告啦!不如具體啲,你話我剩係一味勤力,咁我應該點做?」Ken說。 望著這雙天真的眼眸,Joan發現她不再需要說些什麼。因為她知道,他不會遞信,更加不會改變。為了等他的努力有所回報,多不甘心,多不開心,他都肯等,等一生都等。 立即發揮至 Effortless 嘅「女子力學」,登記reenex嘅免費體驗膠原自生療程,激發膠原自生能力,只需6次療程,3年都Keep到青春力:http://bit.ly/RFACX0920K

Nike最新You Can’t Stop Us廣告無縫接軌24種運動

Nike神剪接72條體育片段,用分割畫面手法,讓不同時空、種族與範疇的運動員,在同一畫面遇上。 這一分半鐘,睇落好輕鬆,可是廣告公司Wieden + Kennedy從4,000 條片中挑選出來的成果。 片段之所以能夠無縫接軌,因為運動場上的健兒都有個共通點——挑戰自己,或開創紀錄。 所以「You can’t stop us」。就像片中出現的LeBorn James和Serena Williams,谷底反彈,需要強大意志以及一絲反抗叛逆精神。Nike深明體育精粹,才能在片中道出豪氣一句: 「If we don’t fit the sport, we change the sport」 別怪文案太肉麻,「we have the responsibility to make this world a better place」,香港人不是日日都做緊? 讓員工在家工作的老闆;見有兩聲咳自已識做安守家中工作的員工;又或只是落街買餸都載返個罩的你,看似微不足道,其實已在making the city a better place。 短片原是為了慶祝NBA回歸而設,旁白由女足隊長Megan Rapinoe負責。一頭粉紅短髮的她高調為女權發聲,挑機一直由男性主導的足球界,女性球員為何不能跟男性球員有相同薪酬。她爭取的,何嘗不是跟香港人爭取自由一樣,摘星搬困難。 她說:「就算球員歸位,也不代表就能回到從前。我們需要繼續創前,令世界變得更好。」 //Players may be back on the pitch, but we are not going back […]

當蠟筆小新遇上Craft Boss咖啡

冇CEO一上任就稱職;冇男人呀仔一出世就識做爸爸。 日本Suntory借動畫向每一位野原廣志致敬:大孩子學做大人,你估咁易? 35歲的廣志一直擔心自己算不算一個合格的大人。他知道自己並不十全十美;卻不知道他盡心盡力,在小新眼中,早已是英雄。 一分22秒只談情,不硬sell。輕鬆小品,甜到入心。

【幕後花絮】NESCAFÉ廣告手稿

NESCAFÉ最新日本動畫風廣告好評如潮,由場景手稿和角色設計圖可以看出幕後製作班底的用心。 例如充滿動感的單車越野賽,由這張手稿開始: 為咗更準確重現香港地道家居場景,團隊對地磚和窗花都study過,室內晾衫都是對香港獨到的觀察: 人設方面,兩分鐘的短片,主角已經有兩個造形,對表情處理也十分細膩。製作團隊在Twitter表示,片中女主角面試當日焦急的表情,讓他想起當年搵工的日子: 不同顏色的瞳孔是動畫導演新井陽次郎一貫的作風。原來女主角的瞳孔一開始設定為橙色,唯不夠突出,後來才轉為綠色: 新井陽次郎更在Twitter特別提到,要將女主角人設風格融入動畫並不容易,因為要兼顧線條與用色方法: 延伸閱讀:當日本動畫大師遇上NESCAFÉ

當日本動畫大師遇上NESCAFÉ

做完一件事,同做好一件事,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這是NESCAFÉ新廣告的主題,亦是日本團隊製作背後的宗旨。 創作團隊陣容鼎盛——導演是曾監導Cup Noodles「HUNGRY DAYS」系列的高瀬裕介(Yusuke Takase);動畫導演是前吉卜力工作室成員新井陽次郎(Yojiro Arai),期間代表作有《借東西的小矮人》及《風起了》,離開吉卜力後亦參與了《企鵝公路》的製作;而美指則由渡邉丞(Tasuku Watanabe)負責,曾參與《你的名字》及《言葉之庭》等多套動畫電影。 但名氣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們對「做好」一件事的決心。 為了這兩分鐘動畫,日本團隊自去年9月開始,先後四次到香港實地考察,還專程搭的士了解本土文化。 由的士司機等客的姿態、天台上晾著的衣襪、「美都」茶餐廳上的唐樓窗框,到霓虹大押招牌,在日本動漫家筆下的香港如此親切,全因細節做得一絲不苟。 場景取材自上環、大坑、觀塘及深水埗等地;為了像真,廣告公司Curious Few設計了48個場景的美術圖,以供日本動畫團隊參考。 花近一年時間完成的短片,製作過程本身就點出了廣告的message:真正醒神,就係比本份做多一分。 雖然總是easier said than done。 在廣告主角身上,彷彿看到了十多年前的自己——那個好奇,有所執著,以赤子之心對事、對人的自己。 所謂成熟,不是習慣麻木,而是明知蝕底,覺得對的就去做。 就好似的士司機行多一步,「交更」前載多個客,方便人方便自己; 地產經紀行多一步,唔好只為close deal,站在客戶立場諗一諗,下次人家可能推薦你。 生意難做,並唔係怨天尤人的時候。 茫茫前路,可能只係自己平時做得唔夠好。 是次製作此次廣告的日本團隊,大部份時間都投放在電影製作上,鮮有替廣告執筆,更遑論是為日本以外的市場作稿。 「但原來佢哋一直對香港嘅人、事、物都好有興趣,好想為香港做一啲嘢,才成就了今次合作。」Curious Few創辦人Man Kit說。 為了與香港人一齊行多一步,NESCAFÉ把咖啡轉化成里數獎賞,每一罐咖啡送10「亞洲萬里通」里數,更推出「每週賞里大獎」優惠活動,每週每飲三罐就可抽獎一次,有機會贏取20,000里數。詳情請參閱官方網站:https://bit.ly/374QTXa

【國際抗疫線】世衛是陷阱 台灣是出路

為回應早前世衛(WHO)秘書長譚德塞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指控”This attack comes from Taiwan”,台灣YouTuber阿滴聯手設計師聶永真發起集資的《紐約時報》全版廣告今日正式刊登。 廣告玩「WHO」punning,用上世衛官方字形及顏色,意指「who can help?」之餘,更隱諷一句反問:「世衛可以幫手? 」狠狠打了以譚德塞為首的世衛一把。 「WHO」下方的圖案象徵陷阱;而廣告下半部分的「Taiwan」字眼下的圖案象徵出路。用簡單圖形及版面的巧妙運用,完美反擊譚德塞的指控。 文案全文: //WHO can help? Taiwan. In a time of isolation, we choose solidarity You are not alone. Taiwan is with you. We know what you are going through. We know how hard it is. Taiwan, having been devastated by the SARS epidemic […]

Back To Top